书迷楼 > 都市小说 > 我真的长生不老 > 续章91 仙人抚顶(月初求月票)

续章91 仙人抚顶(月初求月票)

  周书玲点了点头,其实柳月望不自我介绍,她也能够看得出来了,柳月望和安暖长得很像,刘长安高中的时候,安暖就来过这里玩儿,后来在刘长安的朋友圈里也看见过安暖的照片。刘长安很少发朋友圈和空间说说,所以对他发的那两条“我老婆”和“和她同框”的内容印象深刻。

  不得不说刘长安和安暖是郎才女貌相当匹配,也只有眼前月上嫦娥一样的女人,才生的出安暖这样的美少女吧。

  看看这皮肤,这身段咦,身材倒是和自己差不多,因为过年总是要胖一些,该膨胀的地方都有点儿膨胀了,周书玲这时候不嫌弃自己发胖了,就是觉得人家这穿衣打扮特显身材和气质,周书玲不会。

  她最自信的时候就是穿上刘长安改的那件毛线裙,也很显身材和美妇人的气质。

  “安暖妈妈要不要尝尝肉包包?咚咚妈做的肉包包最好吃了。”上官澹澹牵着周咚咚的手上楼,站在楼梯台阶上,抬手摸了摸周书玲的头顶。

  尽管在外人面前,被一个稚嫩的少女摸头,感觉略微有些尴尬,但周书玲也没有抗拒或者觉得很不合适,毕竟连竹君棠那样的大小姐,被上官澹澹摸头,都眯着眼睛很舒服的样子。

  “不用了,我已经吃饱了。”柳月望微笑着摆手,目光却落在周书玲的头顶上。

  头,三花聚顶,魂魄栖息之地,阳火燃烧之所,不能随便摸的。

  有句诗叫:仙人抚我顶,结发受长生。

  若不是能授人长生,就算是仙人,头顶也不能给你乱摸的。

  当然了,现在的人没有那么讲究,但一般也只有长辈会摸摸晚辈的头顶,还有一些人有这样的坏习惯,例如刘长安就喜欢摸别人的头顶,柳月望观察到的基本是他会摸摸安暖的头。

  原来这种习惯也是遗传。

  可上官澹澹若不是长辈,怎么会去摸周书玲的头?柳月望不动声色地察觉到了这一点。

  “她们就是能吃早上出去逛一圈,吃点东西先开开胃,逛回来了消化的差不多,回家再吃真正的早餐。”周书玲回头看了一眼,上官澹澹摸完头,就牵着周咚咚上去了。

  “确实”柳月望是见识到了,随口问道,“平常刘长安不在家,都是你照顾着她们吧?”

  听到柳月望的语气里,似乎理所当然把她和刘长安看成一家人,周书玲有些高兴,毕竟是当老师的人,就是会说话,周书玲打算稍作分辨,笑着说道:“我们楼上楼下,确实一家人一样,主要是咚咚很喜欢刘长安,常常在楼下玩儿。闲着我们合伙开了家餐厅,我受他照顾很多,平常做做饭菜,帮忙伺候澹澹,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周书玲不经意地说“伺候”,也是莞尔,毕竟澹澹总是那么有派头和理直气壮不干活的气势,让周书玲都觉得她就是被人伺候着的什么大人物似的。

  你们就是一家人!

  柳月望笃定自己发现了真相,看来周书玲多半就是刘长安的姐姐了,所以刘长安才会总是带着自己的小侄女,闲逛,吃饭,玩耍,都带着。

  周书玲也是上官澹澹的女儿,所以才是“伺候”着这个看似少女实际的小老太太。

  周咚咚这么能吃,就是一代代的遗传,眼前这个周书玲身材很好,但是看那颇为丰润圆熟的饱满身材,胃口肯定也不错。

  至于周书玲和刘长安的真实关系,为什么要隐瞒起来,可能和刘建设教授的一些隐秘或者安排有关柳月望仔细想了想,从看过的电影和故事里找到了对应的例子,便释然了。

  “我上次来这里,还是过来送酒,我能上去看看吧?”柳月望问道。

  “当然能,欢迎,欢迎。”周书玲连忙欢迎道,她最羡慕这种精致的知识分子女性了,希望能够感染感染周咚咚,给周咚咚起到哪怕是手指甲那么大点的榜样作用也好。

  柳月望便上楼呆了一会儿,暗中观察周书玲和上官澹澹,最后进一步确定了她的猜测。

  这个上官澹澹吃完早餐,就打发周咚咚到楼下抱来一个体积惊人的保温壶,然后坐在那里倒了一杯水,靠着沙发慢慢悠悠地喝水,跟享受人生似的这不是老太太们的作风?

  餐桌也是周书玲收拾的,上官澹澹和周书玲要不是母女的关系,普通的邻居朋友,哪能这样慵懒随性?

  柳月望坐了一会便离开了,周书玲送柳月望下楼,看着柳月望那风情摇曳,格外优雅的背影。

  等到柳月望走远了,周书玲才提了提腿,又放下,动作幅度放轻缓一些,腰部,臀部,后背,肩膀都跟着动起来,刚刚走两步,便觉得自己跟个卖弄风骚的狐狸精似的,完全没有柳月望那种妩媚却端正优雅的气质,于是不得不放弃,略微遗憾地走进了家门,人家是大学教授,这种气质自己一个早餐摊小老板娘怎么学的来?

  周书玲见过的美女也挺多的,仔细想想,真能全方位和这位柳教授媲美的,也就秦雅南和那位高高在上的三太太了。

  回到电暖桌旁边坐下,周书玲对周咚咚说道:“咚咚,刚才那个柳老师,是大学教授,你知道吗?”

  “大学教授很厉害吗?”周咚咚听着妈妈的语气,有点点疑惑。

  “当然厉害了!”

  “她一点也不厉害,刚刚我们一起吃牛肉和萝卜,我们都吃光了,她才吃了一点点萝卜。”周咚咚不以为然地说道,一边往电暖桌底下钻。

  “谁跟你说她吃东西厉害?”周书玲气呼呼了,把周咚咚抓了出来。

  “那她有什么厉害的啊?”周咚咚被抓住围兜兜后面的系带,手舞足蹈了几下无法逃跑。

  “她”周书玲想了想也说不出来,只好用父母的威严强调:“就是很厉害,难道除了吃饭,在别的事情上厉害,就不算厉害了吗?就像宋桃子吃饭没有你厉害,但是她学习比你厉害一点点吧,这也是厉害。”

  “倒数第二名比倒数第一名厉害一点点有什么用呢?但是我吃饭就比宋桃子厉害很多啊。”周咚咚有点点骄傲。

  周书玲愣了一下,不知道怎么反驳,于是把周咚咚打了一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