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迷楼 > 穿越小说 > 大隋第三世 > 第821章:一将无能累死三军

第821章:一将无能累死三军

  时至今日,圣武帝纵横雪域高原,一战斩二王、再灭吐谷浑的消息,朝廷早已收到。杨恭仁、韦云起等留守官员经过商议,一致认为要大肆宣传。

  理由是杨侗这些年虽然一直攻无不克、战无不胜,深受百姓拥护爱戴,被尊为至高无上的军神、战神,但这种影响力大多流传在幽州、冀州、雍州、凉州、豫州、兖州这些北方大地。

  而青州、徐州、荆州、扬州这些新近收复的地方,由于窦建德、李密、萧铣、孟海公刻意隐瞒之故,百姓对隋帝杨侗即便有所了解,也对他的功绩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;尽管朝廷的制度政策给了百姓带去安定富足的生活,可他们对朝廷的归属心并不强,他们认同大隋王朝的重新统治,却未必因为大隋荣辱而感同身受、上下一心。要打破南方百姓心的篱笆和壁垒,让民心所向并非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为此,杨恭仁、韦云起等人不但大肆宣传杨侗一战斩二王的惊世战绩,还决定赠给每个六十岁以上的老人一斗米,以让天下百姓知道大隋的强大,从而起到凝聚人心、震慑不甘失败的魑魅魍魉的作用,同时也让千家万户享受到朝廷大胜所带来的实惠。

  因此,当杨侗大胜的消息很快就被朝廷传给各郡太守,再由太守传给各县县令,如此层层宣传到百姓耳中,使大隋各地欢欣鼓舞、热血沸腾。

  尤其是赠给花甲老人的一斗米,虽然数目不多,但就是这么一点粮食,却是威力无穷,当一一发放到位时,天下各地一片欢腾,对大隋王朝的拥护到了一个新高度。

  在举国欢庆之时,作为荆州战役的偏师主帅,罗士信却心急如焚的跑向了主帅杨善会的大营,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以来,他不仅夺了蔡阳县,还带着骑兵不断在比水打击李建成企图送给李孝恭的粮食,但杨善会却始终没有进攻李孝恭这支不断在山中游走的军队,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,大军每天的巨大消耗不但给朝廷带来负担,还会导致李孝恭跑掉,甚至罗士信还担心久则生变,所以他认为应该早一点歼灭李孝恭,早一点收复荆州大地,免得陡生变故。

  罗士信并不完全代表自己,由于他是追随杨侗最早最久最亲近的大将之一,所以荆州方面的各名主将都悄悄联系他,请他去劝杨善会停止对峙,早点打破僵局,结果这一场战役。

  营中士兵并没有阻拦他,直接让罗士信进了大营,中军大帐前,杨善会正在练武,十几名亲兵分站两边。

  罗士信走到近前,忽然刀光一闪,一刀向他刺来,罗士信连忙闪身避开。

  杨善会收刀而笑:“怎么不打?”

  “您是主帅,末将可不敢以下犯上。”罗士信笑了笑,心说我怕把你打死。

  杨善会微微一笑,收回了宝刀,悠哉悠哉的走到一边的桌子旁,端起凉茶慢慢喝了一口,他不慌不忙的态度让罗士信煞是郁闷,连忙上前道:“大帅,已经一个多月了,大家都想快点破掉李孝恭。”

  “李孝恭躲在山林里和我们玩躲猫猫游戏,我也没办法啊。”杨善会笑了起来。

  “可是大帅……”罗士信胀红了脸:“我们完全有能力破这僵局的,不能再这样对峙下去了。您知道将士们怎么说您的吗?”

  “怎么说?”杨善会笑眯眯的。

  “说您胆小如鼠,一点不像男人。”

  “我以前只有几千兵马的时候,你知道我是怎么和张金称、高士达博弈的吗?就是绞尽脑汁的想各种各样的激将法。”杨善会乐呵呵的看了罗士信一眼,笑道:“所以你这肤浅的激将法对我没有半点作用。”

  “这我知道。”罗士信没辙了,嘟囔道:“可是出兵晚的圣上取得了一场又一场的辉煌大胜,将士们欣羡交集,再对比咱们的不作为,不但感到丧气、还有怨言,总觉得自己拖了圣上统一大业的后腿,都感到相当丢脸……咱们总不能再这么对峙下去吧?”

  “其实我也觉得很丢脸,也想早一天结束战争,不用在山中喂蚊子……但我就是不打,你能拿我怎样?”杨善会笑着说。

  “你是大帅,我当然不能拿你怎样了。”看着杨善会欠揍的样子,罗士信强忍着一巴掌过去的冲动,没好气的说道,“但是您老人家,总该说说不打的理由吧?”

  杨善会呵呵一笑:“我们这边是内战,能不打则不打,而圣上跟我们不一样,战略目的也不同。你作为一名大隋的大将,要是不理解一场战争的最终目的,那你永远只是将,而不是帅。”

  “那你说说圣上这一仗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?”罗士信有些不解。

  杨善会拍了拍罗士信的肩膀,剖析道:“二吐联军举国来犯,这对我大隋来说,是威胁,也是杀鸡儆猴的天赐良机,所以此战的风格是快、准、狠,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畅快淋漓的大胜。此之以后听说大隋之名就闻风丧胆、闻风而降……从目前的战果来看,圣上已经实现了所有的战略目的。”

  说到这里,杨善会又转向了国内:“内战持续到现在,早已过了杀戮为主的阶段;现在的战争更多要为战后重建做准备,能小打则不大打,能不打则尽量不打。李孝恭这十几万士兵虽是敌人,但同样是大隋子民,要是我们杀掉这十几万人,则意味着我大隋少去十几万青壮、多出十几万个破碎家庭,我拖着不打,目的是逼迫李孝恭陷入无粮的绝境,使他的军队斗志尽失,不战而溃,为我大隋挽救十几万生灵,纵然还有死忠伪唐的将士负隅顽抗、坚持到底,那也是极少数人,对战后重建的影响并不大。”

  “你认为十几万人口重要,还是每天消耗的粮食重要?”最后,杨善会笑可。

  “那肯定是人口啊。”罗士信想不到其中竟然还有这学可,对于杨善会想法表示叹服。

  “你明白就好。”杨善会笑道:“这就是外战和内战最大的区别,也是圣上和我们的区别,若不能理解这个区别,你永远只能当名大将,而不是全军统帅。”

  “那你认为我们还要对峙多久?”不知不觉,罗士信气也消了。

  “李孝恭得不到半点补给,他的军粮应该差不多了,等他粮饷耗尽,那么军队自然就崩溃了。那时便是我们出兵的时刻。走,陪我去看看唐军大营。”

  说完,杨善会宴请道:“我要去瞭望塔,你去不?。”

  “当然要去了!”

  两人翻身上马,一起向眺望塔方向而去,罗士信虽然没有杨善会这种统筹全局的能力,但他并不愚蠢,经过这一番对话,他也明白杨善会心中有数。杨善会的不慌不忙正说明他已经是胸有成竹,罗士信也不着急了。

  奔了近十里,来到了一座山顶的眺望塔,其实这也是隋军的烽火台和警报台,有一旅士兵日夜观望,天气晴朗时,从这里可以远远看到唐军营盘。

  两人上了塔顶,视线一下子就豁然开朗,利用望远镜可以清晰地看到远方的唐军军旗,

  此处视野开阔,虽然看起来唐军十分接近,但实际上,弯弯绕绕下来,距离唐军大营还有近几十里的距离。

  杨善会对罗士信道:“看见敌军大营了吗?李孝恭这些天在山里绕来绕去,也知道自己走不掉了,索性设立大营,严阵以待,希望我们前去和他打一场攻坚之战。我们固然不怕他,但一场大战下来,敌我双方都会出现不小的损失,不管损失的兵力属于哪一方,对我大隋都有影响。”

  罗士信默默点头,他已经彻底领会了杨善会的意思,认真的观看了一会儿,忍不住说道:“圣上以前说李孝恭的能力远在李世民之是,是伪唐宗室第一将,可是他去年被我打得全军覆没。自那以后,我对李孝恭的能力不以为然,觉得圣上高看了此人。”

  “现在呢?”杨善会可道。

  “现在?我有些认同圣上的说法了。”罗士信赞叹道:“唐军本身是一支良莠不齐的军队,又处于我军追逐和包抄之境,要是主帅的能力不足,唐军轻则不战而溃,重则如李密那般发生营啸,然而唐军两者都没有,可见李孝恭拥兵不凡的统帅能力,是一个相当强悍的对手。可惜的是他跟错了对象,遇到了一个昏庸得皇帝。”

  “古有‘将帅无能累死三军’之说,这话放到一个国家亦然成立;声势浩大的伪唐王朝破落成这样,固然是我大隋太强之故,但同时也和李渊息息相关,正是李渊屡次决策失误,过多插手军事有关,伪唐没有一个英明君王带头,李孝恭再强也没用。”杨善会笑道。

  “这没办法,谁让他是李渊的侄子。”

  “确实是这样。”

  “大帅认为李孝恭大概还能坚持多久?”

  “应该快了。”

  杨善会说到这里,又继续道:“自古征战都是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结果,而李孝恭现在还有十几万身临绝境的大军,我们要是大举进攻,他们必将跟我们打一场破釜沉舟之战,我军没有重大伤亡是不可能的,所以我们要逼他压缩兵力,放弃一部分杂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