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小说 > 恶女改造直播(快穿) > 第86章 真要命

第86章 真要命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男朋友怎么还没找到我 我在西游当魔王 和残疾反派结婚后 玄学大佬只想当咸鱼 沙雕受他穿书了 春未暮 COS真人穿越后努力捂住马甲保命 我NPC今天就要做真酒 我在动物世界当奶爸(快穿) 原来我也是来历劫的

等到屋子里再度亮起灯,是打着赤膊的牧野去开的。

他嘴里叼着一根烟,整个身前后背全都是汗,简直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。

汗珠滚过他伤疤遍布的脊背,前胸泛着一股潮湿的蜜色,在屋子里灯光的照射下,简直让人的眼睛无处安放。

牧野被烟熏得加上被灯刺得微微眯眼,开了灯之后掐着烟头狠狠吸了一口。脸上的表情凶狠未尽,凌厉尚存。

他的爱和**一样汹涌如潮,可是被韩蔓这样算计着爆发,他的心里并不好受。

牧野叼着烟迈着长腿走到桌子边上,把瘫在上面余韵未散还在失神的韩蔓用桌布卷上,严严实实地包裹好。

然后抱着抗在肩膀上。

韩蔓简直像个尸体,从头到脚软绵绵地被牧野扛着进了浴室。

蒸汽散开,淋浴的喷头直接对着马桶,牧野的烟头被打湿熄灭,但是他没有吐掉。现在他需要嘴里有些东西,咬着嚼着,最好就像烟一样辛辣刺激。

否则他怕自己忍不住想把韩蔓活活咬死。

他叼着熄灭湿漉的烟头,咬得烟嘴变形撕裂。坐在马桶上,腿上坐着韩蔓,一条手臂圈着她后背腰脊,免得她从自己怀中滑下去。另一只手抓着个毛巾,给她从手臂开始擦洗。

韩蔓闭着眼睛,侧头枕在牧野的肩膀上,脸蛋被挤得微微变形,水打在她的睫毛上面,她的眼睫在细细碎碎的颤栗。

浴室里面热气蒸腾,韩蔓被牧野用毛巾擦得痒,轻轻笑起来。

她的笑声带着说不出的满足和得逞。她睁开眼睛,把自己湿透的头发,朝着后脑捋顺。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沾水之后更显得可怜可爱的眉目。

她的双臂搭在牧野的脖子上,同样把他的头发也朝后捋了下。手指点在他高挺的鼻梁之上。

她说:“你真带劲儿。”

韩蔓的指尖跟着水流一起,轻轻地点遍牧野此刻堪称阴沉的眉目,说:“别生气嘛,你的样子好吓人……”。

牧野被淋浴的水流打得眼睫溺水,湿透了之后看上去竟然很长。韩蔓指尖碰了碰他的睫毛,牧野闭了下眼睛。

韩蔓的指尖顺着他的睫毛向下,最后落在他的嘴唇上,细细的描绘着。看上去就像是个小孩子,好奇着一件新鲜的玩具。

而就在她的指尖捏开牧野唇缝的时候,牧野一把抓住了韩蔓的手腕。

水还在稀里哗啦地不断打在两个人的身上,洗去黏腻的同时,他们之间的体温也在因为热水不断攀升。

牧野抬起头冷冷盯着韩蔓,哪怕是他们才刚刚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最亲密的人,可他的眼中依旧带着凶狠的恨意。

他像一头被驯服的野马,即便是迫不得已戴上了笼头,也还是会在有人靠近的时候疯狂扬头抬蹄。

韩蔓被他看得自己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,危险和渴望有些时候是共通的。就像恐惧和爽快,辛辣和疼痛,他们之间在某些时候,都存在着某种微妙的共通。

韩蔓从没试过,只是这样被个男人看着,就热血沸腾。尤其是她才刚刚心满意足过,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。难以自控地带上了一点引诱,她说:“我的所有话你都可以不信。”

韩蔓说:“但我爱你那句,是真的。”

牧野瞳孔悄无声息地方大,这是人在面对恐惧和震惊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反应。

他盯着韩蔓,像是在看着仇人。

可是下一刻,他偏头吐掉了嘴里被咬到稀烂的烟嘴。

勾着韩蔓的后颈,再度将她压向自己,说:“韩蔓,你如果敢骗我,我一定弄死你。”

说着,他吻上她那张谎话连篇却也让人“死无全尸”的嘴唇。

满是牙印的烟头泥泞地落在淋浴的被拉出了一条细线,然后和热水掺杂在一起,迅疾且连绵不绝地钻入下水道。

热气蒸腾到什么也看不真切,这一方狭窄的浴室之中,满是水汽——像爱侣的仙境、像野兽的桃源、像狐狸发出的迷惑人心的气味、让人心甘情愿地“死”在其中,献祭心脏。

热度攀声到快要将一切蒸熟煮沸,浴室门上的一小块玻璃上,偶尔会落上一个或大或小的指印。然后很快被蒸汽重新淹没。

这一天晚上,韩蔓预判了所有的预判,她布置的所有一切都派上了用场。

老房子着火和素了多年的人吃荤,绝不可能吃一口就放下。

浓烈的爱恨就像是冰冻三尺,并非一把火就能融化。韩蔓得偿所愿,心满意足,最后躺在床上的时候,外面的天色已经露出了鱼肚白。

黎明带走噩梦,离体的神魂落回躯壳,爱和恨没有彻底消泯,却已经尘埃落定。

韩蔓筋疲力竭一秒入睡,睡着之前连系统播报补偿对象恨意值下降都没有仔细去听。

牧野躺在韩蔓的身边,他靠坐在床头,又叼了一根烟,看着外面即将出升的太阳。

不过他最后看了看睡着的韩蔓,只是咬着烟嘴,并没有点燃。

牧野脑子空荡荡的,比被丧尸啃过还要空。好像所有的情绪都被他一晚上的功夫射干净了。

他在暖黄的太阳自天边升起的时候,起身去外面锁上了门,然后钻进被子里。闭眼片刻,侧身勾着韩蔓,把她拉进了怀里。

牧野从来没有一觉睡得这么暖过,怀中有个和自己温度相差无几,又肌肤相贴的人,和自己睡是完全两回事。

韩蔓和他像蒸熟的两个相邻的包子,皮肉都要粘在一起,都睡了一身热汗。

清晨开始,外面飘起了小雪,气温下降了好几度,冷得人出门都要缩手缩脚。

可现在这个时间才刚刚十月末,按照正常来说,也不过才初冬。

不知道是不是今年格外冷,还是酮吉市格外冷。小雪伴随着北风,呜呜嗷嗷地从门窗缝隙里面钻进屋子。

张书慧一大早上没有等到韩蔓,小队的队员虽然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都对于昨晚上的事情讳莫如深。

两个小队的人全都听到了异样的声音,但是谁也没有出来看一眼。毕竟兄弟三角恋这种事情,再加个孕妇掺和其中,除了他们自己,谁也拆分不开。

而且两个小队的队员,莫名地都对自己的队长有着绝对的信心。相信他们的人品,也相信他们的分寸。

然后等到小队吃过饭回来,眼看着都下午,外面地面都洋洋洒洒地掩盖了一层清雪的时候,两个队长这才一前一后地出现。

彼时那个孕妇孔微,已经在牧野的房间发现了被打得活活像是练了五毒功的牧原。她心疼得哭哭啼啼,牧野小队的队员都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韩蔓浑身懒洋洋的,她本来想今天躺一天。她不是雏,牧野虽然猛,但他那没长刺,也不伤人。她不是像小说中写得那样被弄得起不来,只是心愿得偿,不想营业罢了。

只不过直播随着韩蔓清醒开启,第一视角就是近在咫尺的牧野的喉结,韩蔓不想营业架不住弹幕自己会找乐子。

而韩蔓翻了个身,准备起身上厕所的时候,牧野被她动醒了。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,不放开她,然后又把被子拉上来盖过两个人头顶,弹幕又黑屏。

最后韩蔓慢吞吞地穿好了衣服,牧野等不及韩蔓率先出门。他这老牤牛犁地一整夜,起床还加班,体力消耗太大,快饿疯了。答应给韩蔓带吃的,就匆匆走了。

而韩蔓倒是没什么饿的感觉,她起来就喝了几个营养液,浑身暖洋洋地又舒服又惬意。甚至还想打饱嗝,是真的饱,各种意义上的饱。

她在牧野走后不久,慢吞吞地出来,想着露个面,免得自己小队的人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儿。

结果路过牧野的屋子,见门开着呢,里面传来细细的哭声,听得人耳朵痒,心也痒痒。

韩蔓推开门就见孔微大着肚子坐在床边上,捧着牧原的手,哭得像一朵盛放的花。

孔微哭起来的样子让韩蔓震惊了一下。眼尾和鼻尖都红得非常好看,把她有些寡淡的眉目一下就给拉高了不止一个档次。

韩蔓立刻心领神会,哦,怪不得牧原喜欢。感情不光动静好听,哭起来也是很吸引人的。

不过韩蔓再朝近走一些,就看到了牧野床上躺着的,宛若毒发的牧原。

好像一个堆成人形的彩色蔬菜馒头堆啊。

韩蔓故作夸张地抽了一口气,弹幕见到牧原这个惨样子,这一刻对他的同情达到了巅峰——

真是惨他妈给惨开门,惨到家了。

笑死我了,小圆圆真的太可怜了……

我就真没想到他是这么个助攻法。

不过这个助攻效果还挺好的,最起码我们蔓蔓吃到肉了!

我对牧原始终没有好感,不喜欢他这样的人,觉得他挨揍也是活该!

其实牧原他只是比较了解蔓蔓,但只是他了解也没有用啊。还是被弄得很惨。

牧野下手可真狠(两重意思

楼上笑死我,虽然我们没有看到昨晚上具体是什么内容,但是我知道一晚上直播都没开。

那还用说吗,老处男肯定折腾一晚上!

……

韩蔓看了弹幕,走到了床边上。先是对孔微点了点头,然后笑眯眯地看向了床上的牧原。

牧原看到韩蔓之后,对着她怒目而视。

虽然牧原昨天晚上就已经知道了,只要他哥哥去找韩蔓,就不会再回来了。

可是牧原还是不服气,他哥怎么就睁眼瞎呢?韩蔓这种心思复杂的能吓死密集恐惧症的人,真的不好碰的。

只可惜牧原现在也根本不敢言语攻击韩蔓,因为孔微就在边上呢,而且从今往后他搞不好要叫韩蔓大嫂。

这才是牧原最糟心的事情,比他被牧野揍了一身的伤还要糟心。

“哎哟啧啧啧,”韩蔓看着牧原说:“你说你没事,跟你哥哥犟什么嘴?你又打不过他,看你哥这暴脾气,哎哟这小脸儿……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恢复不到人形了。”

牧原看到韩蔓一动嘴唇,就浑身紧绷。生怕韩蔓把昨天晚上那点糟心的事儿,全都倒豆子一样说给孔微。

听到韩蔓只是说他和自己的哥哥起了冲突,牧原狠狠松了一口气。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,心里产生了一种悲伤的情绪。

他妈的,韩蔓真的很了解他,他就是用和牧野起了冲突的这个理由跟孔微撒谎的。

韩蔓达成目的,也彻底解了气,当然就无意再为难牧原。毕竟以后大家还要一起生活,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,免得牧原有事没事了就跟他哥哥说自己的坏话。

要知道牧原说的话在牧野那里是非常有重量的。

孔微看上去非常的心疼牧原,只不过牧野这个人,本来就是生人勿近,孔微正常的情况下都不太敢看他,牧原就算是被打个半死,孔微也是不敢去找牧野说什么的。

韩蔓站在牧原的床边上,看了半天的笑话。笑够了,这才去和自己小队里面的人打了个照面。

一群人平时都聚集在张书慧的屋子里头,主要是张书慧的屋子里头总有一些好吃的。

韩蔓站在窗边上,朝着外面看去,雪还在下,她忍不住问道:“酮吉市这么冷吗?这个地理位置这时候不应该下雪吧?”

“确实是不应该。”张权接话道:“这才十月末,今年秋天霜来得早,冬天雪来得也太早了,而且外边超级冷。”

韩蔓顺着大楼朝下看,满地的白色,她不知道为什么又恍然间出现一种难言的熟悉感。

好像这一幕她曾经也经历过一样,韩蔓想到关于系统说的隐藏剧情,然后这才想起来去看一看系统空间。

结果这么一看,韩蔓发现空间的恨意值就只剩下半颗星了。

“咦,”韩蔓咦了一声,想起她昨天晚上睡着的时候,确实听到了系统的播报音。

只不过那个时候她确实是有点累,也没有太在意。

弹幕倒是一大早上就发现了这种变化,已经讨论过一轮了。发现韩蔓终于注意到了,都在感叹她是最不在乎恨意值的一个改造对象了。

韩蔓抱着手臂,正在看雪景的时候,牧野吃完了饭,给她带了东西回来了。

两个人纠缠了整整一个晚上,但是现在他们之间看上去,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变化。

牧野还是那副样子,就算给韩蔓带了吃的,也只是放在了桌子上,对她说:“趁热吃。”

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,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亲密,也没有要给韩蔓喂饭的意思。

要不是空间的恨意值就只剩下了半颗星,能够由此来窥探到牧野那一副硬邦邦冷冰冰的模样中的人。

当然了,牧野天生就不是那种会黏人的人。而且他开窍的时间实在是太晚了,所有一切性格全部都已经定型。

尤其是克制的时间太久了,牧野的失控也就仅限于昨晚,仅限于跟韩蔓的亲热而已。

韩蔓拿过牧野给她带回来的东西,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儿。普通的粥和咸菜,加上这个基地里面蒸的一些杂面饼。

这个在末世当中已经算是好吃的了,韩蔓虽然觉得不好吃,但是她也没有从空间拿什么东西出来,好好地把这些东西全都给吃了。

吃过了东西,也露过了面,韩蔓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准备再睡一觉。

躺在床上和弹幕有一搭无一搭地说话,弹幕上面有一些人在询问韩蔓昨天晚上的感觉。

韩蔓笑了笑说:“野哥嘛,生猛海鲜。”

弹幕听了之后,简直像自己找到了对象一样,不知道在那兴奋个什么劲儿。

有一部分人担心韩蔓他们怎么脱身,怎么从这个基地里面离开。

韩蔓确实在琢磨着这件事,不过也并不着急。她今天看着那个孔微,应该是快生了,孕妇最忌讳情绪巨大波动,尤其是孕晚期。

现在孔微心疼牧原心疼得要死,可不就快了。

韩蔓闭着眼睛,准备让系统给她念书,然后她再睡一会儿。

反正孔微不能大着肚子跟他们颠簸,一切只能等她生完了再说。大不了他们就先答应褚毅,等到想走的时候再反水就行了。

结果韩蔓才酝酿出一丁点睡意,就听到有人打开了门。

她不用睁眼睛就知道来的人是谁,因为脑中的弹幕已经飞快地刷起来了。

韩蔓并没有睁开眼睛,来人直接坐在了韩蔓的床边上,也并没有说什么。

没有温情脉脉对她爱/抚亲吻,也没有任何甜言蜜语。

就只是在韩蔓的床边上坐着,看着她,看了一会儿之后,躺在了韩蔓的旁边。

因为还穿着鞋子,他就只是半个身子躺在床上,一条长腿撑在地上。姿势看上去像一条在阳光下伸展身体的豹子。

韩蔓等了一会儿,侧过了头睁开眼睛看他,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敲了敲,“你跑我这干嘛来了?”

牧野睁开眼睛,却并没有侧头去看韩蔓,而是看着天花板。

他现在的心情很奇怪,他心里的那场大火烧尽了,但是余温尚在,一样的让他坐立难安。

他浑身都是欲火烧尽的暖融融,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平和,他来根本没有任何的目的。

牧野开口,声音很低,他说的就是自己心里想的。

他说:“不干什么,就是想待在这。”

他就是想待在韩蔓的身边,什么都不想干。

弹幕听了之后,一个一个全都激动地在刷着哇哇哇。

韩蔓的心里也忍不住动了一下,因为牧野这一句普普通通的话,其实比那些甜言蜜语更动人。

大部分的时间,两个人生活在一起,相依相伴,可不就是什么也不做吗?

在大雪纷飞的时候,暴雨倾盆的时候、生活的节奏被打乱的时候、要做的事情全都暂时被迫搁置的时候、窝在屋子里面,躺在被子里面,什么都不做,只是这样和对方待着。

韩蔓翻过了身,从被子里面搂上牧野的腰,把自己的头从枕头上一直挪到牧野的肩窝。

埋在他的肩窝里头,闭上了眼睛。没有再说什么,睡意弥漫,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。

韩蔓其实长得非常具有欺骗性,她的言行举止,都和她的长相一样带有欺骗性。

尤其是她像这样睡着的时候,根本让任何人都很难对她有什么戒心。可牧野的心却并没有办法彻底地放下。牧野的心里并不安稳,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韩蔓会突然间转变。

因为就在两个月前,牧野还很清楚地知道韩蔓不光不爱他甚至恨他。而且韩蔓在害过他之后离开的时候,是真的抛弃了他和他的庇护。

但是韩蔓出去一趟回来,不光给他找了药,治疗他身上的伤,还彻底改变了对他的态度。

韩蔓忘了一些事情,然后对他的感情也渐渐地变得真挚起来。让牧野失控的从来都不是牧原,而是他真的能够感觉到韩蔓对他的感情,他就没有办法再压抑住自己的感情。

可是牧野也会害怕,就像韩蔓突然间忘记什么一样。如果她又突然间想起的话,到那个时候他们之间要怎么办呢?

牧野歪头将下把轻轻搁在韩蔓的额头上,他在想,无论韩蔓变成什么样,他都不会放手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穿成人形许愿池后 花滑 穿到民国写小说 裴教授的小哭包甜又软 给三位男主当痴情男配[穿书] 穿成了残疾男主的前女友 在赫少怀里躺赢 在座的各位都要喊我祖宗 重生之病骄女帝 娇软大佬她又崩人设了 穿书后,我在年代文致富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