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网游小说 > 满级大佬误入无限游戏后 > 第8章 河神新娘8

第8章 河神新娘8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外挂级玩家 空间渔夫 重生大时代之1993 斗罗:武魂殿万岁 我给予世界毁灭与新生 老子就是要当皇帝 视频:盘点诸天热门事件 我不只是动作巨星 大明世祖 诸天武侠寻剑道

几个人一直忙碌到后半夜,李灿灿也醒了过来。

暖男周广的提前准备是对的,李灿灿一醒就喊着吃东西。夏池和梁西忙碌了很久也饿了,百里辛也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没吃东西。

其实他自从成为主神之后就可以不用进食了,但一直不吃东西怕被别人认为是怪物,就也多少意思意思喝了点粥。

就这样,五个人大半夜干出了一锅稀饭。

梁西将李灿灿昏迷之后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她,只是掩盖了她可能是完成任务最关键的“河神新娘”这一点。

李灿灿昏迷时,她头顶的buff是不显示的。现在她醒了过来,头顶的buff也露了出来。

速度300%。

李灿灿的职业也是全新的职业,侍女。

至于她是什么侍女,在第二天来临之前,大家还并不知道。

第二天,鸡鸣时分,百里辛总算见识到了夏池说的“不管玩家在哪儿,NPC都能找到”的壮观景象。

大家忙碌到后半夜才睡着,人多壮胆,再加上时间又很晚了,五个人也没人提出去别的房间睡。

梁西找了些被褥过来,打了地铺,五个人干脆和衣而眠。

鸡叫第一声的时候,百里辛就醒了。

其他四个人还在四仰八叉地睡觉,夏池的哈喇子都快流到枕头上去了。

百里辛刚想起来洗漱,就发现自己身上竟然还挺干净。

倒不是说没有沾到脏东西的干净,而是有一种刚刚沐浴过的感觉。

因为条件有限,他昨天只是草草地洗了一把脸。可今天起来,浑身舒爽,甚至还能闻到淡淡的青草薄荷味,很像前天在山洞闻到过的香草味道。

百里辛低头捻起自己的睡衣衣角,干干净净,清清爽爽,就像刚洗过一样。

他抿着唇,鸦羽般的睫毛在半空中乱颤,掩盖住了若有所思的眼神。

就在他打算把其他人叫起来时,院门一声巨响,紧接着便是犹如绵密骤雨般的敲门声。

敲门声一声接着一声,震耳欲聋,唯恐房间内的人听不到。

一道男人的声音响起:“一日之计在于晨,所有人在鸡鸣停止前到院内集合,否则将受到懒惰教育。”

夏池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爬起来,慌乱地把另外三个人摇起来。

李灿灿还有些不明所以,但看到夏池几人脸上慌乱的神情,也跟着紧张了起来。

两分钟后,鸡鸣停止,所有玩家都出现在了院子里。

百里辛观察着面前的NPC,为首的男人头上戴了一顶黑色的帽子,穿的也比其他NPC要好很多,年龄看起来四五十岁左右,正是昨天他们在相片里看到的村长。

十几个NPC齐刷刷站在面前,他们脸色煞白,黑色的眼球几乎遍布整个眼眶,眼睛眨都不眨一下,僵硬地好像石头。

剩下的玩家拥有的职业还有村民、铁匠、大夫、侍女以及圣女。

六个村民npc带走了9个村民玩家,铁匠和梁西也被带走,院子里只剩下百里辛和李灿灿。

李灿灿当时一进村子就晕倒了,现在是第一次见到NPC,完全被吓到了。

村长和剩下的两个男性npc走到李灿灿和百里辛面前,村长用他黑漆漆的眼睛上下打量着百里辛。

他扯动脸皮,似乎想露出什么表情,可因为面部太僵硬,最后就像整个连都在抽筋,“不错,长得真不错。”

百里辛身边的李灿灿已经抖成了筛子。

村长:“今天圣女的任务是沐浴更衣,之后打扫祠堂。侍女你的任务是辅助圣女打扫祠堂,跟着这两个前辈下去吧。”

百里辛看了村长一眼,默默跟在了NPC身后。

快离开院子时,他隐约听到了村长模模糊糊的声音,“男的,能行吗?”

李灿灿又抖了一会儿,才终于缓过劲儿来,“百里辛,还好是我们两个一起行动,如果只有我自己,估计要被吓死了,我怎么觉得这些村民比那些怪物还吓人。”

百里辛:“恐怖谷效应,听说过吗?”

李灿灿:“好像有点耳熟。”

百里辛:“人类会对模仿自己的一切报有好感,比如说眨眼的猫咪,歪头的狗狗,求抱抱的熊猫。可一旦这种东西长相上越来越像人类,人类反而会产生恐惧心理。比如说呆滞的仿真机器人,表情僵硬的娃娃。”

李灿灿手指不安地缠起衣角,“你这么说还真是。我以前最害怕的就是娃娃这种东西,每次晚上睡觉都觉得它们在盯着自己看。”

“所以我才会害怕这些npc,他们明明看起来是人,可表情、动作都和我们不一样。”

百里辛:“别害怕,发烧的女玩家一共有三个,只有你挺过来了,单着一点,你就很勇敢,意志力也很强大。”

李灿灿眼睛里蓄上了泪水,“因为我不敢死,我外婆生病了,她现在只有我一个亲人,还在等着我救命。我如果死了,我外婆一定会很难过。”

两个人交谈时,一直默默带路的人忽然停住了脚步。

“圣女大人,请到里面更衣。替换的衣服已经放在旁边了,有什么问题随时叫我们,我们一直在外面等候。”

“侍女,请和我们一起在外面等待被传唤。”

李灿灿表情猛然一僵,她紧张地看了看两个惨白的NPC,又求救地望着百里辛:“我,我能不能一块跟着进去?”

村民:“不行,圣女的躯体不是我们可以亵渎的,就算是侍女也不行。”

李灿灿虽然有些失望,但一想到这两个NPC还有可能会留下什么讯息,又很快强打起了精神。

李灿灿:“好,我会等在外面的。”

百里辛走进了村民所指的屋子里。

这里其实是个院子,而村民让自己进入的这一间是这个院子其中的一间。

百里辛推开屋子。

不大的房间里摆放着一个折叠屏风,屏风上面挂着一套纯白色的衣服。

屏风后面有一个可以容纳下两个人的圆形木桶,木桶已经装满了干净的水。

百里辛试了试水温,冷冰冰的。

沐浴的过程只有他,看来要想得到新的讯息,只有在祭祀的时候了。

百里辛没有犹豫,果断脱掉衣服跨进了木桶里。

冰寒的水瞬间顺着毛孔侵入全身,百里辛生理性缩了缩脖子。

有一缕阳光透过半开的窗户投进来,刚好照到了木桶中的水里,水面波光粼粼,荡起了几分涟漪。

百里辛打开任务栏。

通关任务:存活72小时。(35:45:23/72:00:00)

附加任务:找到河神诅咒的真相。(30%/100%)

还剩不到40个小时,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。

百里辛将全身浸泡在冰水中,捧了一把水浇在脸上。

他双眸微阖,仰头将脖子倚在木桶边缘,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了几个字。

宝儿、桑婆婆、村长、河神、三十年前。

最后,百里辛在“河神”这里停了下来。

宝儿、桑婆婆、村长,这几个都是真实存在的。

而“河神诅咒”中戏份最重的“河神”这个角色,到底是真实存在的神,还是被人为杜撰出来欺骗世人的谎言?

在他所得知的诸多信息里,河神都只是出现在“传说”“听说”这样的字眼里。

三十年前,宝儿是否真的献祭给了河神?还是另有隐情?

如果有河神的存在,那只要顺藤摸瓜找到河神发怒的原因就行。

但如果没有河神,那问题就出在三十年前。

百里辛正在考虑这几件事情之间的联系,忽然觉得手指被什么东西勾了一下。

他猛然睁开眼睛,警惕地伸出了手。

手里,什么都没有。

水中,除了清澈见底的水,也什么都没有。

百里辛微微皱眉。

这种感觉已经好几次了,在山洞中的时候,他也觉得自己的手被什么东西勾到过。而且他当时明明是在温泉里睡着了,最后却是在皮草中醒过来的。

身上干干净净,身下的皮草也很干。

如果他是自己迷迷糊糊跑到皮草上睡觉的,像那种吸水性很强的皮草是不可能一夜之间水分全部蒸发干净的。

除非他躺在皮草上时,身上已经干了。

或者说……有某种力量抽掉了他身上的水分。

还有他的扣子,睡前好好的,睡起来扣错这种事情,从未发生过。

那么只有一种解释,扣子被动过。

百里辛眼中霍然杀意毕现。

慵懒的目光陡然尖锐,他立刻从水桶中离开,手指以闪电般的速度从屏风上勾起白祭祀服披上,警惕地看向水桶。

“出来!”

静悄悄的房间里,只回荡着他的声音。

百里辛向后退了两步,他眼睛没有从水桶中离开,眼角余光却在房间里搜寻能够利用的工具。

可以轻易地和水无缝融合,对方的形态应该是水。

什么东西可以抓到或者攻击水?

如果给他充足的时间准备,他可以用电,也可以用降温的方式让对方迅速固化。

可现在他的周围除了屏风和几件摆设,再也没有其他可以利用的东西。

那东西虽然至今对自己没什么恶意,但他不容许一个无法掌握的东西存在于自己身边。

就在百里辛警惕地盯着水桶时,他的耳边忽然回荡起了一个笑声。

那笑声低沉沙哑,还带着几分轻视的讥讽。

这个声音是?!

听到这个声音,百里辛脸色骤然一变。

下一秒,一股湿润的水流顺着他的胳膊滑上他的腰线,他肩膀猛然绷紧。水流一分为二,向上抚上了他纤长的脖颈。

在那股力量的拉扯下,百里辛宛如一个脆弱的洋娃娃,身体被迫绷劲,腰被紧紧束缚住,两条手臂被控制到了身后,脖颈如同濒死的天鹅,努力向上扬起。

百里辛扬起头,看到了对方。

那是一团水流。

它可以轻松地依附在任何含有水的东西上,甚至包括空气和呼吸。

悄无声息地入侵对方四周,对方却毫无察觉,甚至可以轻而易举地夺取对方的生命。

这是一股异常强大的存在,它的强大远远凌驾于那些怪物赤蛛之上。

百里辛也终于明白了!

为什么那些赤蛛害怕那个山洞,它们不是害怕山洞本身,而是害怕存在于山洞中的这团水流!

当他再次进入山洞取草药离开,那群赤蛛面对自己瑟瑟发抖时,这团水早就跟上了自己。

他之所以感觉昨天睡了一觉早上起来依旧浑身舒爽,估计也是这团水流搞的鬼。

对方已经缠上自己这么久了,他竟然现在才发现!

还有他的声音,竟然和帝迦的声音一模一样。

“我可以轻易地扭断你的脖子。”低哑的磁性嗓音里带着威胁,“你太脆弱了,脆弱地就像一朵蔷薇。但我不想这么做,我对你很感兴趣。”

一团水流轻轻抚上了百里辛的脸颊,像是抚摸,又像是亲吻。

百里辛全身被束缚地不能动弹,却反而冷静了下来。

不仅声音和帝迦一模一样,连这个艹蛋的语气也和帝迦别无二致。

但他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帝迦的气息。

百里辛张开嘴,大口呼吸了一口空气,“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阁下的不杀之恩?”

对方“咦”了一声,稍稍松开了钳制百里辛脖子上的水流,“你不怕我?”

百里辛:“你自己都说了,可以轻松地杀了我。但你在我身边这么久都没动手,就是不想杀我。既然你不杀我,我为什么要怕你。”

对方低低笑了一声,“有意思,你真的很有意思,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怕我的生命。”

“这个世界?哪个世界?你存在这个世界多久了?”百里辛抓住了对方话里的关键字,“你就是长这个样子吗?有没有人形?你是村民嘴里说的河神?”

“你问题太多了。”对方声音愣了两秒,然后哑然一笑,“看来你是真的不怕我,但我只能回答你一个问题。我困在这个世界已经很久了。”

百里辛:“困?”

确定百里辛不会跑,对方慢慢放开了百里辛。

“是的,我从有记忆开始就出现在了这里。我曾经试着离开这个村庄,却发现只要离开村庄边缘,就会出现一个巨大的屏障。我无法穿过这个屏障,或者说……屏障之外根本没有世界,它只有这狭小的方寸之地。”

“三十年是一个循环,在我漫长的岁月里,我见到了太多你这样的天外来客。突然出现,要么被杀,要么再次突然消失。”

水流再次缠上百里辛的腰,这次却没有用力,只是轻轻地环绕在上面,“所以你也会这样,要么被杀,要么忽然消失,对吗?”

水流分成两股包住了百里辛的手,百里辛低头看着那两股水流,抚摸自己手的触感轻柔舒缓,却又隐隐含着威胁。

好像只要他说出“对”字,对方就可以收紧水流,将他轻松地绞杀。

现在的他,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。

百里辛思忖两秒:“起码我不会死。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水流:“好。”

百里辛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水流沉默了许久,久到百里辛以为对方不会回答自己时,才缓缓开口:“帝迦,我叫帝迦。”

百里辛瞳孔骤缩,“你不认识我?”

水流正在把玩百里辛的手指,百里辛十指纤细修长,裹在清澈的水流里,更显柔软白皙。

“我认识你啊,从天而降的异世界旅人,明明这么脆弱,面对赤蛛是却毫无惧意,所以我才对你感兴趣。”听到百里辛的又一个问题,水流不耐烦地收紧力道,水流在腰部滑动,还有向四处游走的迹象:“别再消磨我的耐心,我不是慈善家,向我提问,我是会收利息的,小家伙。”

百里辛脸色微微一变。

他现在基本可以确定,对方就是帝迦了。

他和帝迦在一起几万年,对对方的熟悉已经刻入到了灵魂里。

他的身体不会容许不是帝迦的第三者碰自己。

可对方又不完全是帝迦,他是不完整的,或者说他只是个碎片,而且不仅失忆,就连气息也被隐藏。

自己虽然和帝迦前后脚进入了能量漩涡,但那股力道直接冲撞到了帝迦,显然对帝迦造成的伤害更大。

百里辛思忖间,身体猛然僵住。

那团无处不在的水流竟然在不知何时已经包住了他的全身,他甚至能够感受到每条细小水流流动的方向。

“你想干什么?”

那声音冷漠中透着野蛮:“收利息。”

百里辛一巴掌拍在缠着自己腰部的水流上,水花四溅飞起:“我之后不是没提问了吗,放开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精灵,我有神级提示系统 国术?贫道不会,我只会雷法 从DNF关服开始当神豪 全民领主:我的爆率百分百 神豪从天刀开始 诸天从艾泽拉斯开始 全职游戏设计师 NBA:麦迪降世 开局激活亡灵心愿系统 打怪不努力就只能回家种田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