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网游小说 > 满级大佬误入无限游戏后 > 第93章 旗袍风采2今天头七

第93章 旗袍风采2今天头七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外挂级玩家 空间渔夫 重生大时代之1993 斗罗:武魂殿万岁 我给予世界毁灭与新生 老子就是要当皇帝 视频:盘点诸天热门事件 我不只是动作巨星 大明世祖 诸天武侠寻剑道

百里辛望着华丽落地镜里的自己。

原本浓稠艳丽的五官因为过清秀的柳叶眉显得无助又乖巧,镜子里的青年双眸水汪汪的,总像含着一江春水。

特别是再配上眼角的那颗泪痣,仿佛天生是那养尊处优的软糯娇俏主。

皮肤白皙光滑,灯光洒在上面,泛起了一层淡淡的『乳』白光晕,像博物馆里的瓷器。

此刻镜子里的青年经换上了一件湖绿『色』旗袍。

划重点,旗袍,女士,收腰,高开衩。

乌黑顺滑的黑『色』长发随意落在肩头,让镜子中的青年又平添了几江南水乡的婀娜妩媚。

百里辛呆呆看着镜子里的旗袍美人,旗袍美人也同样闪动着长睫,怯怯地望着。

百里辛:“……”

淦。

什么玩意。

上个副本是喊了帝迦一个副本的师父,但没觉得吃亏,没必要这辈上再还回来。

的!没必要!

百里辛表情麻木,满脑子里还是那句“妈”。

“怎么样,还合身吗?”高冷阴鸷的声音传来,身后的房门被人推开,那人关上门迈着宽大的步子走到百里辛身后,骨骼明的修长手指落在的腰侧。

暧昧地滑过腰线,落在胯部。

帝迦一双漆黑的眼眸专注地望着镜中的旗袍美人,带着侵略『性』的目光扫过百里辛的长发、长睫、翘鼻……

视线一路向下,沿着对方婀娜的曲线,停在了那双雪白的大腿上。

呼吸忽然重了两。

滚烫的呼吸从鼻尖喷出,落在百里辛错落着长发的白皙脖颈上。

是被热气冲了一下而,百里辛不敢置信地浑身一僵,后颈泛了红。

帝迦眼神变得更加锐利和深沉,倾身向前,声音低沉,轻笑,“合身吗?”

这次气息落到了百里辛的脸颊上,镜中的美人立刻脸颊绯红,眼睛里都滚上了水雾。

要哭不哭,娇艳地像细雨后的海棠花。

旗袍美人轻轻咬唇,“有点紧,开叉开得有点大。”

男人炽热的目光一直落在镜子里美人的开叉上,点了点头,“是开得有点大。”

百里辛转头看向对方,“所我换下来?”

男人笑出声:“那可不,这是父亲专门为你量身做的。你可不能辜负了我父亲的一片好意啊,妈。”

说到最后,男人的声音经压得十低沉,低到从嗓子眼里滚出来一般。

百里辛抿唇,迟疑道:“的是老爷让我穿的?”

我怀疑某人在假公济私。

“当然了,不是难道还是我?”男人一脸认,“我堂堂酆城提督,你还是我父亲未过门的妻子。”

百里辛:“……”

呵,不是你还会是谁?

这该死的禁止ooc,特么,这该死的敏感肌和泪失禁。

男人『摸』着下巴量着面前的青年,坐到了旁边茶几旁的椅子上。

单手撑着腮,帝迦好整暇地望着百里辛:“叉开得是有点大,妈,你走两步,我看看会不会走光。”

百里辛:“???”

这个不要脸的狗东西。

“对了,”见百里辛不动,帝迦缓缓开口,“父亲之前给我的书信里说,如果死了,让我继承里的所有遗产。你是我父亲买回来的,也在‘遗产’之内,所好好听我的话,懂吗?”

百里辛:“外面不是还有一堆人吗?”

帝迦停顿了两秒:“哦,们。们不一样,们是闲置物。”

百里辛:“……”

做人实一点,直接说针对我吗?

帝迦:“现在走两步,我看看。”

系统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来:【叮!警告,警告,请马上按照命令动。19姨的人设为软弱听话,玩目前正在偏离人设。】

【到黄牌警告一张。三次黄牌后将会受到系统惩罚,惩罚方式:断头。】

【10,9,8……】

百里辛:“……”

两个狼狈为『奸』的玩意。

在倒计时马上要结束时,百里辛迈开了腿。

在帝迦炽热的目光下走了一圈,对方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腿再抬高一点。”

“步子再大一点。”

逃生系统:【请遵循人物设哦。】

百里辛:“……”

你们给我等着。

帝迦托着腮,慵懒惬意地望着百里辛。

原来注视大步走的感觉是这样的,那个该死的灵魂碎片,在百里辛回来的最后还给自己下了套。

你是你?我是我?

让百里辛不要忘记你?呸。

你和百里辛做过的事情我都要做一遍,让对方彻底把你给忘记,让你知道谁是主。

气死你。

细软丝绸做的湖绿『色』的前襟被轻轻踢起,在半空中微微飞起后又轻柔落下,总是能在关键时候恰到好处地遮住若隐若现的白。

帝迦目光落在百里辛脸上,在过白皙的皮肤映衬下,青年的唇瓣鲜红如玫瑰。

又看了一会儿,帝迦恋恋不舍地站起来走过,叫停了百里辛:“是不合适,后出门你披上我的披风。”

单手掐住百里辛的下巴,微垂着眼眸,嘴唇几乎要碰到百里辛的红唇:“你现在是我的东西,包括你的人和身都是我的,我不喜欢我的东西被人觊觎,所可让别人把你这副婀娜的样子看了。”

说话间,厚重的墨绿『色』披风落到百里辛身上,竟然和里面的湖绿『色』旗袍非常相配。

帝迦有一米九,百里辛也不算矮,一米八几的身高穿上旗袍非但没有突兀感,反而了几妖娆的媚态。

披风刚好垂到百里辛的脚踝位置,帝迦帮系上前面的带子,末了还贴心地系了蝴蝶结的扣子。

“好了,出吧,大都还在大厅里等着呢。”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直播间。

【终于出来了!】

【卧槽啊,旗袍辛神!长发、泪痣、美人!我的没想到,系统越来越懂事了!】

【有没有画师!赶紧画下来,我要挂墙头上!】

【辛神:把我挂墙头上?晦气!】

【从来没看过这么刺激好看的单人本,大佬千里寻夫记还在继续啊,又可继续磕了。】

【上上上辈子我们是猎物食物的关系,上上辈子我们是伪兄弟,上辈子我们是师徒,这辈子更猛了,妈文学。大佬的世界我不懂啊,会玩了!】

【口水直流.jpg。】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百里辛在帝迦的拥护下来到大厅时,大厅里的人经看直了眼。

因为帝迦的一句“等着”,众人在这里硬生生坐了一个钟头。

黑旗袍女人原本在高位上坐着,看到气势骇人的帝迦来到,一人下意识又齐刷刷站了起来。

帝迦在大厅中草草扫了一眼,拉着百里辛走到了刚刚加的座位上。

众人原本为帝迦要坐,却没想,帝迦将百里辛往坐上轻轻一按,自己反而一种保护者的姿态站到了百里辛的身后。

几人心头皆是一跳,黑旗袍女人赶紧哆哆嗦嗦开口:“快,快,快再加一个软凳。”

这尊神,可不单单是那个死鬼的养子啊,还是权势滔天的酆城提督。

五年前老爷把这个养子赶出门的时候,这个养子连身像样的衣服都没有。没想到短短五年时间对方竟然这样的姿态站在们面前。

今时不同往日。

这养子目光森冷、满身杀戮之气,看样子这几年没上上过『舔』刀口的战场。

们这些院的,哪里敢招惹这个煞神。

下人们瑟瑟缩缩抬来一把檀木红椅,等帝迦落座,其人敢再次坐下。

帝迦开口:“来吧,谁跟我说一下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黑旗袍女人深吸一口气,手朝着百里辛的方向指了指,“当晚老爷是死在自己的卧房里,我们都不在那儿,有这个浪……少爷在那。”

帝迦侧头,向百里辛投了询问的眼神。

百里辛耸耸肩,坦然道:“我失忆了。”

帝迦抬头:“说失忆了,肯是那天吓坏了,还有没有其线索?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靠。

失忆了你也审一下啊!

你还能表现得再偏心一点吗?!

黑旗袍女人呆滞地眨了眨眼睛:“总,总得问一下吧?”

“是应该问一下,”令黑旗袍女人欣慰地是帝迦这次竟然听了自己的话,还认地点了点头。

看来提督也不是那么偏心啊。

“你这几天晚上有没有做噩梦?”帝迦认看向百里辛,“有没有被吓起来?失忆后对周围环境还熟悉吗?有没有什么不便?”

百里辛:“……”

其人:“……”

是认问的?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直播间。

【哈哈哈哈,我要笑死了,大佬实力护妻。】

【《是该问一下》】

【这到底什么恋爱文学?求求恋爱白赶紧学起来好吗?】

【我觉得这个副本辛神要躺赢了。】

【黑寡『妇』:我让你的问的是这个?】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顶着无数道目光,百里辛开口:“呃,其实自从失忆后,我什么都不记得了,包括大的姓名什么的。”

身旁的男人大笔一挥:“是应该先介绍一下,我离开李这么久,里貌似又添了不少人,不如从你开始自我介绍吧。”

伸出手,指到了黑旗袍女人身上。

女人的脸『色』白了又青,青了又紫,最后憋得通红时黑着脸开口道:“我叫凤姑,是李府的二夫人,也是现在陪老爷时间最长的人,现在负责掌管里的大事务。”

“什么二夫人,”先前那个妖娆的女人甩着帕子翻白眼,“古清可早亡了许年了,现在可没有平妻这个说法。夫人死后老爷也一直没续弦,咱们几个呀,都是平起平坐的姐妹,都是姨,哪有什么高低贵贱之,你说是不是,云哥儿。”

粉扑得贼厚的男人连忙摆摆手:“哎呦,姑『奶』『奶』。您二位可少说两句吧,这提督大人还在这里呢。提督大人,刚唤我的姐姐叫胡梅儿,是五姐姐。我叫云哥儿,原本是个卖艺的,亏老爷相中,这享起了清福,我排老六。”

除了们三个之外,后面还坐着五个人,经过一番介绍,百里辛知道了们的排名。

别是九姨、十一姨、十二姨、十六姨、十七姨。

目前所知道的信息。

第一,老爷惨死。

第二,老爷的发妻三年前世,众人不愿提及此事。

第三,除了在座的这八位姨,剩下的妾据说都生病死掉了。

一共娶了18个老婆,死了10个,死亡率有点高啊。

不过亏了们的自我介绍,百里辛也都一一认识了这些人。

谈话间,外面的阳经开始落山,天『色』也黑了下来。

等们介绍完毕,帝迦继续问道:“死者的尸呢?”

“老爷都死七天了,”二姨凤姑:“我们当时报了警,警察署来人看了现场,带走了老爷的尸。人死为大,入土为安。老爷生前是惨死的,怕死后都不能安生,所前日我们经把老爷厚葬了。”

云哥儿:“没错,还特意请了山上的得道高僧来超度的,老爷待我们不薄,身后的事情我们总要为老爷安排得明明白白。”

“大少爷,”胡梅儿擦了擦眼泪,“现在老爷突然撒手人寰,这李偌大的营生总不能没个人『操』持,老爷膝下您一个孩子,您可不能不管我们。”

百里辛浓长的睫『毛』微颤。

这李财主娶了十八个老婆,一个孩子都没生出来?

这是不,还是被十八个老婆拖垮了身?

帝迦还准备说什么,一名『色』匆匆的副官赶到,站在帝迦身旁耳语了几句。

随后,帝迦看了眼百里辛,开口道:“天『色』也不早了,我刚刚上任,还有些事情要办,明天得空再过来。”

副官的表情看起来十慌张,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,帝迦扔下这么一句,不等众人回应便匆匆离开。

骤然寂静的大厅里,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阳经快要落山,灰蒙蒙的黑渐渐遮盖住了凄美的晚霞。

二姨用杀人的目光看向刚跳来跳的胡梅儿,“你是不是的算把你弟弟送警察署?”

“找回来主持事务?怎么,一个五年没见的外人,也比我这个朝夕相处、天天照顾你们的人要强是吧?胳膊肘这么往外拐?你这么想我把掌之权吐出来?”

“你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,你哪儿要钱我没给过你?”

胡梅儿咬牙:“你是给我,但你手里有一万大洋,却会给我一块大洋。还有那些金银首饰,也都被你自己全藏起来,大都是老爷的姨,凭什么你拿那么。”

“凭这些年的店铺都是我理的!老爷这几年天天醉心于道术,哪儿还有工夫管里的产业?哪一次铺子里的事情不是我亲自忙上忙下?你身上穿的用的,你们吃的喝的,都是老娘一点一点辛苦挣回来的!”

“所我该管着这笔钱,我该当这夫人!”她说着刀子般的目光忽然落到了百里辛身上,“呵,说起来今晚可是老爷的头七。辛哥儿,你作为老爷的准夫人,今晚可要在灵堂中好好地为老爷守灵,别辜负了老爷对你的一片痴心。”

二姨说到最后,几乎是用咬牙切齿说出来的。

百里辛想了两秒,摇了摇头:“不。”

二姨怒极反笑,“怎么,有酆城提督撑腰,翅膀硬了,还开始学会顶嘴了?不也得,如果你不,押着我也要把你送到灵堂里。”

系统的声音也在百里辛的脑海里拉动警报。

【叮!警告,警告,玩出现人设ooc,到黄牌警告一张。】

【10,9,8,……】

百里辛抬眸,眼角的泪痣在点起的煤油灯下闪烁着破碎的脆弱美感,“在灵堂里守灵怎么能现我对老爷的感激之情,我算老爷的坟前守灵,还请各位哥哥姐姐们给我找个机会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精灵,我有神级提示系统 国术?贫道不会,我只会雷法 从DNF关服开始当神豪 全民领主:我的爆率百分百 神豪从天刀开始 诸天从艾泽拉斯开始 全职游戏设计师 NBA:麦迪降世 开局激活亡灵心愿系统 打怪不努力就只能回家种田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