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迷楼 > 都市小说 > 隐形大佬的鲜妻黑化了 > 第286章 他救了她

第286章 他救了她

  钟秋窈想拿胶带把他的嘴贴上,再这样下去肯定露馅。

  她瞥了一眼阮犹思,见她巴巴的看着自己,似乎很想听她怎么回答,她岔开了话题:“你一个人?”

  江翰东冲她身后的方向示意了一下。

  她回头看了一眼,是江好。

  “虽然她是你妹妹,但你也应该有点绅士风度,别让她等着急了。”

  江翰东看了一眼江好,江好正看着他们的方向,他冲她招了招手,然后又看向钟秋窈:“反正都是熟人,一起吧。”

  说完他便在示意钟秋窈往里坐。

  钟秋窈迟疑了一下,将旁边凳子上的包拿起来放在桌上,挪到里面位置。

  阮犹思看着钟秋窈,笑容甜美的道:“凯瑟琳,没想到你和江总是朋友啊。”

  江翰东惊愕,他看了看阮犹思,又看向钟秋窈,眼里带着很明显的意外:“你是凯瑟琳?”

  钟秋窈避开了这个问题,脸上的笑容有点假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江好也正好走过来,听到了钟秋窈就是凯瑟琳,也随之一怔。

  江翰东喊来服务员,又添了几道菜。

  吃完饭,江翰东买的单。

  钟秋窈没有开车,江翰东要送她,她没有拒绝。

  在送她回家的路上,江翰东道:“没想到你深藏不漏啊。”

  钟秋窈想告诉他自己不是,可又觉得这事应该先经过宋千媞同意,所以嘴唇动了动,没说话。

  江翰东忽然又想起了什么,狐疑的问:“凯瑟琳不是千妮娅的创始人吗?那你应该是千妮娅的总裁才是,怎么是副总?”

  “你的话怎么那么多。”

  她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是想:幸好阮犹思没他这么聪明。

  江翰东笑嘻嘻的道:“这不是随便聊聊吗?”

  她故意脸一黑:“你要是再啰嗦,就把我放下,我自己打车回去。”

  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送她回家的机会,江翰东自然要珍惜:“行,我闭嘴。”

  他不说话了钟秋窈又觉得无聊,干脆打开了音乐。

  “不要每天再给我送花了。”

  每天花店都会准时准点的送花到千妮娅,这都持续快一个月了。

  之前她说她不喜欢玫瑰,江翰东就改成了蓝色妖姬。

  弄的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有人追求她。

  今天上午秦徽月还打趣她,说这么执着的人现在很少见,让她一定要珍惜。

  江翰东笑着道:“除非你接受我。”

  钟秋窈扬眉:“几束花就想打动我,你也太天真了。”

  说到这个,江翰东的内心就有点丧:“我也知道不可能,可我又约不到你,只能用这种方式了。”

  到了钟秋窈住的地方,车子在小区外停下。

  “谢谢你送我回来。”钟秋窈拿着包下了车。

  江翰东从降下的车窗冲她大喊:“我是不会放弃的!”

  钟秋窈的脚步微微停了一下,但没有回头,继续往前走。

  江翰东再次大喊:“我会让你知道,我是认真的!”

  门卫从门卫室里出来,看了看钟秋窈,又看向车里的江翰东,转身进了小房间,继续嗑瓜子看电视。

  —

  —

  宋竞晗整天在家里不是看电话,就是睡觉,觉得很是无聊,就让宋千媞给他买只宠物。

  他的腿还不能走,宋千媞觉得给他买猫或者狗,铲屎的活还得她来干,就给他买了两只乌龟。

  拎着乌龟从店里出来,走了没多久碰到了阮老太太和何老爷子,何颂堇陪着他们。

  何老爷子的司机走在他们的后面,手中拎着鸟笼,笼子里装着几只色彩斑斓的鸟。

  她和阮老太太﹑何老爷子说话时,何颂堇垂着眼皮,看着她手中的乌龟。

  女孩子一般养宠物,不是猫就是狗,这两只乌龟应该不是买给她自己的。

  是那个律师喜欢,她买给他的?

  他的手指下意识的握紧。

  阮老太太见宋千媞是一个人,就让她和他们一起,宋千媞点了点头。

  阮老太太他们刚逛鸟市,准备去花市看看,就隔了一条街。

  何颂堇看向宋千媞道:“我帮你拿吧。”

  她淡淡的摇头:“不用。”

  何老爷子道:“这种拎东西的活,就应该交给男人。”

  她微微一笑:“何爷爷说得对。”

  何颂堇朝她伸手,她却是一转身,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何老爷子的司机。

  何颂堇的手一下僵住了。

  司机看了看宋千媞,又瞟了一眼何颂堇不太好的脸色,默默地接过乌龟。

  何颂堇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手,缩回,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,揣回兜里继续往前走。

  许是天气好的原因,今日的花市人还挺多的。

  有一家店今天开业,店外摆着两排花篮,正在放鞭炮。

  对面的那家店门口停着一辆货车,车上装着大箱子,两个人在卸货。

  鞭炮声响的有些刺耳,宋千媞捂着耳朵贴着另一边走,隐约中,她似乎听到了一声小心,真的不是太真切。

  肩膀上一沉,有人将她搂在了怀里,耳边传来一声闷哼声。

  虽然鞭炮还在响,可这一声她却是清楚的听见了。

  走在最后面的机会,连忙上前:“少爷,你没事吧?”

  宋千媞抬头,只见何颂堇一脸痛楚的表情,而他的脚边有一只木箱子。

  鞭炮声响了下来,卸货的两人吓坏了,那人从车上跳下来,看着何颂禁问:“这位先生,你还好吗?”

  怔愣过后,宋千媞从他的怀里出来,看到他背上的衣服脏了一块。

  她又看了一眼地上的木箱子,猜到了是怎么回事。

  何颂堇摇了摇头:“没事。”

  走在最前面的阮老太太和何老爷子,听到伺机的呼喊声退了回来。

  看到何颂堇被箱子砸子,两人都是一脸的关切。

  阮老太太道:“还是去医院看看吧。”

  那股疼痛劲缓了过来,何颂堇摇头:“我真的没事。”

  何老爷子看着他不太好的脸色:“真的没事?”

  何颂堇冲他们笑了笑:“真没事。”

  宋千媞一脸复杂的看着他。

  若刚才箱子从车上掉下来砸到的是她,那她肯定得进医院。

  她是怎么都没想到,何颂堇会替她挡这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