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迷楼 > 都市小说 > 大唐第一杠精 > 第143章 道苦难人心借兵权

第143章 道苦难人心借兵权

  实际上都不用几天,当天晚上,李世民就看到了让他恍然的一幕。

  晚饭过后,一群人簇拥着兄弟两个又去营中巡视。

  原本该施行宵禁的军营内,此刻却是人声鼎沸,到处都点着篝火。

  结束了一天训练的降兵们,并没有如往常那般回到降兵营排队领饭,而是与各队的教官一起围坐在篝火边。火头军们正挑着木桶,把饭菜送到他们手中。

  这种气氛,最适合忆苦思甜了。

  王平那队人不知又跑哪去了,李世民最先看到的一队教官有些陌生,原本只是李大德麾下小兵。但此刻,这位小兵的表现却让他惊讶。

  “你们都从河北来,有赵郡的人吗?”

  一听教官问话,众人嘴里的饭顿时就不香了。面面相觑了半天,才有个人弱弱的举手道:“报告!俺,俺是赵郡的!”

  “咦!那咱俩是同乡啊!”小兵顿时笑了,同时摆手道:“眼下没在训练,不用喊报告!”

  五十人同时呼出一口气来,绷紧的身体随之放松。

  或许是他突然软下的态度给了众人错觉,抑或是听闻同乡有些激动,刚刚说话的降兵便好奇道:“教,教官,你是哪个县的?”

  小兵想了想,便直接道:“不如俺做个介绍吧!俺叫徐大壮,本是高邑徐家庄的农户。去年闹兵灾,爹娘都死在了逃难的路上。俺跟着大伙往南走,人死了一茬又一茬,熬到河东时只剩一口气了。”

  众皆默然,无言以对。

  徐大壮的经历和他们每个人其实都是相似的,此刻听着他的故事,便也等同于在回顾自己的人生。

  不过在故事的后半段,大家又变得不一样了。

  “俺命好,一到河东便遇到了东家!噢,便是俺们将军!他给俺们大伙找了活计……”

  徐大壮絮絮叨叨的说着来到河东以后发生的事,众人听得入神。什么开辟山中桃源,奇袭司马长安,飞夺芮城等等,乃至于大家因为立功还得了田地。

  “逃户还能分田?”

  降兵们张大嘴巴,不敢置信。

  “嘿,原本是不能的!但俺们将军对麾下好哇!为了给俺们大伙分地,宁可自己不要朝廷的封赏,逼着那芮城县令给大伙入户造册,发了地契!”徐大壮提起这事,脸上都放着红光。

  角落里的李世民斜着眼睛看向自家弟弟。后者转着眼珠东瞅瞅西看看,假装看不到他亲二哥的眼神。

  对面的降兵们啧啧有声的感叹,脸上写着大写的羡慕,

  徐大壮接着道:“人要知恩图报!训练再苦,再累,俺也不怕!俺知道东家不会坑害俺!”

  “大壮……哥,”徐大壮的那名老乡好奇道:“你也像俺们这样训练吗?”

  “怎么会!”

  徐大壮翻了个白眼,就在众皆皱眉时,一脸不屑的哼道:“俺们训练可比你们苦多了!每天一大早便要背着盔甲兵器跑上十里地,回来还要训练战阵、箭术、骑马,有时候还会进泥潭里捉对练厮杀!便是夜间,也会时不时来个紧急集合!”

  降兵们开始听他说,还以为这所谓“军训”就是针对他们的,待听到后面,便都惊得直嘬牙花子。

  李世民同样惊讶,忍不住拉过弟弟,凑到他耳边道:“他说的是真的?这种练法,人受得住?”

  当然受不住!

  就眼下非战时每天一干一稀的两顿饭,光是一个五公里越野就消耗的差不多了,还练个毛!

  李大德心说这还没等把降兵忽悠住,倒先把他二哥给忽悠了。便悄悄的回过头,低声道:“咳,是有这个计划,还没来得及实施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前者一阵无语,心说搞了半天居然是在骗人。亏他刚刚还听得感动。这徐大壮瞧着面相憨厚,感情也是个一肚子坏水的!

  咦?我为什么要用“也”?

  “所以你们也别觉得苦!东家说了,平日多流汗,战时少流血!俺们的战力你们是亲眼所见,那是凭空来的吗?都是这般一点点练出来的!”

  这边徐大壮还在说,潜台词便是我折腾你们,其实是为了你们好。

  当然光是这样还不够有说服力,话音落下,他又站了起来,一脸诚恳道:“俺这人嘴笨,急了好骂人。若是说的你们心里不舒服了,俺给你们赔礼!”说着,便弯下腰去。

  “哎呀,教官你这是作甚!”

  “大壮哥,你别这么说!俺知道你都是为了俺们好!”

  “教官快起来罢!哎,你这饭咋这么稀?喝俺的,俺的稠!”

  一群白天还骂他死变态的降兵们,此刻却都被感动得稀里哗啦的,拍着胸脯保证绝无不舒服云云,恨不能马上就和他拜把子。

  李世民已拉着弟弟悄然离开,脸上带着不知是佩服还是无奈。

  此刻他倒是真信了后者说的,这些降兵在结束了训练后会把教官当成最他们信赖的人。

  人家都这样和你“交心”了,能不信赖么!

  李渊父子三人口口声声说着暂不改编降兵,同时却以练兵的名义把三万五千名降兵划分出七十个训练营来。

  李大德贡献出七百名士兵充当教官,每人带五十名降兵,编为一队。还把侦查大队扔进去担任每个战营的总教官。

  就看徐大壮一口一个“俺们东家”,便知这七百人俱是李大德的死忠。有这一批教官在,等同于把兵权握在了他的手里。至于最终的训练成果,反倒不重要了。

  “三弟今日倒叫某刮目相看!”

  回帐之际,心中大石落了地的李世民便拍着自家弟弟的肩膀,笑得有些欣慰。

  “今日?二哥以往就没对我刮目相看过?”

  李大德仰头攒眉,心说哥可是号称“诗辩双绝”的大才子欸,在你眼里还不如搞个军训?

  前者一脸古怪,暗倒不愧是杠精,连夸你的话都要杠。这厮还有脸提以往,合着自己以前啥名声,自己不知道是吧?

  “也……刮!经常刮!呃呵呵,二哥都快习惯了哈!”

  打了个极其敷衍的马虎眼,李世民快步回到营帐,长舒了一口气。只留下某杠精在外面愕然发愣。

  怎么听,最后这句都不太像是好话。

  这个时候的李世民还不知道,他这话简直像是在立fg。等过几天伤兵开始归队,不但他要再刮目一次,便是他爸爸和王威几人,也得跟着一起刮。

  军营中的喧嚣没持续多久,很快便沉寂下来。

  练兵的生活自是枯燥乏味,远没有打仗那般刺激。但如果有可能的话,大家却都想这般练下去,永远不用打仗才好。

 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,尤其在这个年代。

  清河大营。

  杨善会引着两千轻骑,分批以探马的名义悄然出营。待过了永济渠,便集合起来直奔馆陶。

  他们今夜要奔袭近百里,绕到平恩西南方向,待明日从张金称背后发起攻击。

  当然,这其中是有风险的。

  这年月没有电报传呼,军情的传递除了旗语便是传令兵,一旦距离过远,就有可能出现偏差。

  他要保证与杨义臣的进攻误差在两刻种之内,同时把战线拉长,让敌军首尾难顾。想要达此目的,便要尽可能的选一个大家都好把握的时间点。

  时间定在明日午时。在此之前,他不但要赶到预定地点,还要空出时间给士兵和战马休息,恢复体力。

  计策是他出的,他敢亲自施行,就证明他有把握。

  实际上,类似的计谋他已经在老张身上实验过几次了,同样的原理,老张每次都上当。也不知道怎么想的。就像他每次和别人打仗,都用同一个战法一般。

  这便是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。

  若按这般发展下去,张金称貌似是死定了,但有人却不想他死。

  随着武阳郡的溃兵四散,杨义臣兵进河北的消息也随之扩散。诸如杨公卿、高士达、窦建德等都动了起来。前一秒大家还和老张打生打死,后一秒却是在准备救援。

  张金称活动的范围在黄河北岸的汲郡、武阳,刚好挡住朝廷的进兵路线。只要他在,便如河北的门户一般挡着朝廷兵马。大家便可以好整以暇的互相攻伐,扩大地盘。

  可要是这货死了,河北门户大开,他们不就得自己面对朝廷兵马了吗?

  所以大家的目的很明确:老张不能死。

  就在各路义军兵马集结南下,试图围攻杨义臣时,一路被所有人都忽略掉的兵马,自渤海登岸。

  王世充到了!